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21点 > 自由曲线 >

从里根到川普:美国右翼政治的没落曲线

发布时间:2019-06-27 05:51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苏琦,资深媒体人,先后任职于《中国新闻周刊》经济部主任、主笔;《经济观察报》区域部主任;现为《财经》杂志副主编,主管宏观与学术。

  和牢骚满腹的川普不同,作为革命派的里根当年有着相对清晰的愿景和靠谱的承诺。在很多人看来,里根对美国病因的诊断和药方的选择都是相当有说服力的。其实在里根上台之前,美国右翼学者对大政府、大工会、大福利的攻击已经给人们“指明”了问题所在:美国社会被左翼自由派把持了,美国领导自由世界的努力和意志被他们颠覆和瓦解了,沉默的大多数为了少数族裔的福利付出太多了,美国纳税人养了太多的懒人,美国的年轻人被福利制度惯坏了,他们已经失去了通过个人奋斗成就美国梦的动力……

  最重要的是,里根不用向人们许诺虚无缥缈的未来,只要下决心回到那美好的过去,把自罗斯福以来走过的弯路掰回来,一切都会再次好起来:

  和怨毒的川普不同,热情洋溢的里根声称要重新团结美国,把这个美好的国度从那些好斗的、造成人民分裂的自由派手中夺回来。这种论调特别能打动那些“沉默的大多数”的心弦,他们已经厌倦了六七十年代各种风起云涌的社会运动。

  和要在美国与全世界之前竖起一座高墙的川普不同,意气风发的里根发誓要引领整个自由世界挺身而起对抗苏联这个“邪恶帝国”。虽然知识分子至今不肯原谅被里根打断的美国内省的进程,但对遭遇越战创伤和伊朗羞辱的那代美国人来说,

  和亿万身家的川普不同,里根童年吃动物下水的经历和从政前的演艺生涯,使他能够成为“美国梦”的具体载体。就像里根去世时一位美国政治评论员所说的那样,在这个日益机械化和技术官僚化的庸常世界里,里根、瓦文萨、哈维尔这些貌似不那么专业的外行人,却给成人的政治世界带来了些许童话的气息。

  也能充分利用人们对现状的不满,然而他似乎仅仅擅长对不满进行民粹式表达,把一切错误都归到当权派的头上,却提不出像样的愿景,只是以一副天下人皆负正宗美国人的嘴脸撂下一堆决绝的狠话。

  姑且不论美国经济在里根任内的复苏,是更多得益于以减税和放松管制为主的供给派革命,还是因为整个七十年代技术革新和设备更新的努力到了收获期,人们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愿意相信,是里根经济学开启了美国战后的第二次繁荣,不仅将“日本第一”等神话击得粉碎,还再次引领科技创新、金融自由化和全球化的浪潮。而苏联的崩溃更是奠定了里根“冷战英雄”的历史地位。里根革命如此声威远播,令执政八年的克林顿也不敢直面其锋芒,而不得不高举“新中间路线”的旗帜,希望把共和党的右倾路线稍微往回拉一点,但绝口不敢再提重回大政府、大工会和大福利社会等封闭僵化的老路。

  这也导致很长一段时间与共和党之间面目的模糊,无非更高科技、更环保、更福利国家、更多元族群和多元文化一些,而共和党更金融、更石油、更企业友好、更正统和更宗教一些。而“9·11”事件更一度让坚持多元主义的自由派人蒙羞,不仅右翼势力,就连不少普通民众也认为是他们对外来族群的姑息纵容,导致势力的猖獗,这也是第一任貌似侥幸上台的小布什得以顺利连任的关键所在。

  然而共和党人表面上亮丽的成绩单让人们忽略了美国乃至整个发达市场经济世界面临的深层次问题,里根革命不仅没能缓解那些结构性问题,在很大程度上还令其趋于恶化。

  发端于七十年代的全球资本和工作岗位再布局,因为里根革命原则指导下的企业友好型和管制放松型政策而加速。福利的削减或美名其曰弹性就业及更灵活的社保缴费,金融自由化,高科技的应用,劳动密集型工作岗位的外包等等,令美国经济总体的活力和效率得以恢复,但发展红利的分享则比以前更加不平衡,贫富分化也因此进一步加剧。

  长此以往,这必然会伤害美国经济内需的稳健,但拜美国股市和房地产市场的长时段上扬所赐,普通民众的财产性收入大大弥补了自七十年代以来止步不前甚至略有下滑的薪资收入,加之新兴市场国家廉价商品的涌入、资产泡沫吸纳货币所压低的物价,都让美国老百姓享受到了长达二十年的好辰光,直到2008年金融危机的爆发惊醒了纸面财富基础上透支消费的繁华梦。

  也因此,眼毒如炬的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格曼一竿子将金融危机的根源上溯到里根革命,指斥从里根时代发端的种种去福利、自由化和富人友好型举措,破坏了美国社会的共识,摧毁了美国福利体系和内需,加剧了经济泡沫化程度和贫富差距。由此出发,

  奥巴马八年的施政表明,哪怕经济总体向好,面对资本主义三百年之大变局,仅仅靠一个经济体内部福利体系的重构,难以解决高科技革命和全球化所带来的结构性失业及由此导致的种种社会问题。

  但相对于川普,人或许更有本钱向选民们再讨要一个执政期,毕竟他们把美国从金融危机的创伤中拯救出来,而且即使重建福利体系和重新创造就业机会的努力不尽如人意,但川普的选择显然更是死路一条。而打倒一切风头正健的川普,更多是从共和党选民对建制派的不满中汲取了力量。然而吊诡的是,

  川普所要打倒的一切,几乎都是祖师爷里根的遗产,这让党内精英们情何以堪。没有共和党建制派的支持,仅靠民粹型基层选民的支持,川普到底能否问鼎大位尚在未定之天。

  美国的喧嚣与纷争,象征了包括台湾和香港在内几乎所有经济发达地区目前所面临的困局,也即相对于经济的总体增长,产业空洞化和就业岗位稀缺导致的贫富分化加剧,才是最主要的挑战。这对所有建制派都构成了致命打击。在此情形下,得青年者,或者得民粹者,或者得一切被侮辱者与被损害者的政党都能得天下。然而得天下不易,治天下更难,公平正义的口号如何落实,考验还在后面。

http://guimachala.com/ziyouquxian/72.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